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布普惠金融税收优惠政策实施期限延长四年

央视网消息:财政部、税务总局日前联合发布公告,将原定于2019年12月31日执行到期的普惠金融有关税收优惠政策实施期限延长至2023年12月31日。在公告发布之日前,已征的按照公告规定应予免征的增值税,可抵减纳税人以后月份应缴纳的增值税或予以退还。

为支持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户的普惠金融,财政部和税务总局于2017年发布了关于延续支持农村金融发展、小额贷款公司、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有关税收政策和关于租入固定资产进项税额抵扣等增值税政策。这些税收优惠政策原定于2019年12月31日执行到期。

1999年3月,盖茨第六次踏上中国领土,他从香港顺访深圳,只停留短短六个小时。联想柳传志、海尔张瑞敏、步步高段永等中国企业家专程赶到深圳五洲宾馆去见他,这次,盖茨带来了更大的野心:维纳斯计划,这是基于Windows CE 操作系统的预制平台,简单来说,就是是将 Windows 平台从PC扩充到学习机、VCD等其他终端设备。

可惜互联网泡沫很快席卷全球——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微软。《财经》杂志记者刘泓君在《千禧年互联网泡沫亲历者》一文中提到: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这座研究院原计划设立在软体行业腾飞的印度,当时的美国媒体也更看好印度。盖茨选择了北京,微软亚洲研究院后来也成了为中国互联网频频输血的“黄埔军校”。

微软当时正在遭遇垄断控诉,2000年4月,联邦法官判决微软的确存在垄断行为,宣判之前,由于投资者信心动摇,微软此前科技股市值第一名的地位被思科取代。

随着加入的村民越来越多,今年年初,合作社又新建了10座种植大棚,扩大了规模,年产香菇20万斤左右,合作社利润收益达到50万元。

这是盖茨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开端。仅仅半年后,他又带上夫人来到北京旅游,此后20多年里,他频频访华,成为与中国关系最亲密的美国企业家之一。

这一年,盖茨决定让出第一把交椅,把微软 CEO 的职位移交给好友鲍尔默,自己则退居首席软件架构师,专心开发产品。

赵正奇是来自厦门的农特产经销商,2019年11月,他来到石院村考察香菇种植。当时,村里要找销路,企业要优质货,双方一拍即合。

九十年代的最后几年里,盖茨在中国步履不停,他参观兵马俑、游历敦煌和三峡,北至北京、东去上海、南行广东。1997年,他在清华大学演讲时被学生的聪明、热情和创新精神所感动,“我决定要在北京建立一个亚洲研究院”。

公务接待是政府工作的重要环节。2012年中央出台“八项规定”,2013年《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印发,规定工作餐应当供应家常菜,不得提供鱼翅、燕窝等高档菜肴和用野生保护动物制作的菜肴,不得提供香烟和高档酒水,不得使用私人会所、高消费餐饮场所。

另一所本土互联网“黄埔军校”也在1998年诞生,海归张朝阳带着17万融资回国创立了搜狐。新浪网也在同年成立,但显然张朝阳声势更大,搜狐仅创立不到一年,他就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全球互联网领域的50个风云人物,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人”。

在过去的26年间,盖茨17次到访中国,他比多数美国科技大佬更早意识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更早从中获利。同时,他也见证并深入参与了中国科技互联网的演变进程。

盖茨访华后,微软的生意在中国逐渐铺开。1995年,盖茨成为全球首富,Office 也在这年进入中国市场,快速实现垄断,在随后20多年里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这一年,阿里巴巴迎来一位重要的人物——王坚。在微软研究院内部,他带的组是当面和比尔·盖茨讨论问题最多的小组。这位颇受盖茨信任的自学博士,在2008年结束了在微软十年的研究生涯,辞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的职务,牵手阿里共圆“飞天”梦。

几家中国企业成为微软的合作方,比如联想打算生产电视机顶盒,连价格范围都想好了,在5000元以下。柳传志亲自为此站台,回答《中国青年报》记者提问“据说国内的科学家也拥有这种技术,为什么大家都一拥齐上去给微软捧场?”时,他表示:

“山是石头山、插在云里面,田是卧牛田、挂在半山间”。这是两河口镇山区的真实写照,石院村作为两河口镇深度贫困村之一,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人多地少。群众以前主要种植玉米、土豆、小麦,产量低收入少,生活困难。

反对者认为,软件应该自由发行,让源代码为所有人随意使用。

2008年,在首富宝座上坐了12年之后,盖茨被自己的牌友巴菲特“拉下马来”。

徐景坤强调,公务接待最显著的是具有公务要素,公务用餐具有工作餐性质,应以简单朴素为主。

央视《经济新闻联播》播放了他在2月28日下午参加的新闻发布会,当中国记者问到微软在中国的获利等核心问题时,盖茨给予了套路式的回答,只强调协议的重要性,而回避具体数字。

网易股价连续9个月跌破1美元,在2002年被停牌。更多还没上市的中国公司遭遇了融资困难,李彦宏拿着项目书找到 IDG 的杨菲,后者考虑了3个月才入场,签约前那晚,杨飞还失眠了整宿,当时百度还只是一个为其他网页提供搜索引擎的技术服务商,没有自己的门户网页,这笔150万美元的投资,无异于赌博。

2019年12月份合作社生产的鲜香菇、香菇干、花椒3个产品通过了国家绿色食品认证。看着家门口的香菇产业一天天壮大,来村里的货车一天比一天多,村上贫困户纷纷加入了合作社。

“当比尔·克林顿把司法部带到微软时,网络泡沫破灭就被煽动了,它让科技市场感到寒意。”

“首先是市场需要”,“中国的技术水平目前还有距离。中科院的同类产品,出来还得两三年之后。”

相比之下,任正非就没这么幸运了,在海南岛的沙滩上,那天的他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海滩风套装,胸前挂着墨镜,想要把成立16年的华为卖给当时的手机巨头摩托罗拉——命运的无常总令人唏嘘,十几年后的今天,华为已经成为手机巨头,而摩托罗拉的辉煌已成往事。

创业20年后,盖茨第一次站在了北京的春风里。

徐景坤认为,公务接待用餐需要科学健康饮食,公务接待菜品的选用不仅事关个人健康,而且也事关区域卫生健康,必须在公务接待中倡导健康饮食习惯。在这方面,有些地方政府已有初步尝试,如2014博鳌年会用餐以素菜为主;湖南古丈县政府规定乡镇公务接待荤菜只能一个;某市召开两会食宿接待以素菜为主,从简成主流等。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目前,除了香菇种植,石院村的手套加工、土鸡养殖、养蜂等致富产业也已初具规模,产业扶贫已成为石院村保证脱贫质量的根本之策。

4月3日,那份判决书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微软创下当日最大跌幅;更长远的影响就是,科技股在随后的两年里陷入了持续下跌——二级市场对科技公司的信心没了,

2001年,上海APEC上,盖茨48小时内连续3场演讲让人记忆犹新。期间,他宣布了一系列在华投资计划,还向国内主要PC厂商着重推销了自己作为首席软件架构师的第一件产品 Windows XP 。此后不久,这成为国内所有PC预装的系统。

经过多次动员,5个村民决定筹集20万元作为合作社的启动资金,冯海军又争取到了产业帮扶资金80万元。有了资金保证,合作社的10座香菇大棚终于盖起来了。

在疫情最严重的日子里,多地上演和今日相似的剧情,街道人烟稀少,学生停课,店铺关门。福兮祸兮,那场灾难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滋养着中国互联网的生长。因一名员工被感染,阿里巴巴宣布全体员工在家办公,就这样,淘宝网在马云的公寓里诞生。

盖茨在2003年2月底出现在北京,他来参加微软中国成立十周年的庆祝活动,也与中国官方达成了多项合作,比如与中国签署政府源代码备案计划协议,与上海市政府签署备忘录,又在北京拿下联通和中国工商银行两个大客户——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显然深谙在这个国家做生意的路径。

属于中国互联网的大戏,在90年代的尾巴上,缓缓开启。

香菇生产周期短、见效快、效益高。信心满满的冯海军本以为会得到大家的支持,没想到这个想法刚提出就遭到了很多村民的反对,由于多年堆放弃渣,这块地已经不适合种植农作物。村民王满怀就是当时的反对者之一。

“尽管互联网的增长很快,但我要说,这只是个开始。”“维纳斯”计划虽然夭折,但盖茨在深圳五洲宾馆的预言,在新世纪的中国很快成为现实。

泡沫在2003年逐渐消散,中国却在那年遭遇了非典的袭击。

同样身为好老板的刘强东也被迫关闭所有店面,没了客户的东哥只能给困守的员工做饭,吃着饭的员工一句话点醒了他:为什么不能通过互联网呢,这样不就不用见面交易了吗?就这样,刘强东遇到了电商。

同样在世纪初尝到甜头的还有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从2000年4月到7月,新浪、网易和搜狐先后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如果说发布会现场的记者不得不保持客气,那么,2007年出现在北大学堂的抗议者就不那么友好了。

盖茨演讲现场,有人冲进会场,高举标语,喊着“反对暴利,反对垄断,要求微软开放源代码”。微软涉嫌垄断操作系统的做法,让这位首富遭遇了世界范围的职责。在美国,他曾经在某次会议入场时被抗议者的蛋糕击中。

“盖茨是软件业的天才,但在面对尖锐的提问时,他也是打太极拳的高手”,这成为很多中国记者对他的印象。

中国的科技互联网公司们也没逃过蝴蝶效应。

盖茨的“维纳斯计划”最终无疾而终。如此宏大的计划,在当时的经济社会环境之下,仅凭几家中国公司的参与,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1994年3月,为 Windows95中文版发布而来的盖茨,在北京得到了领导人接见的礼遇。那是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前夕,在中关村,创业10年的联想刚刚成立微机事业部,家庭电脑的消费将成为下一个IT时代的新引擎。这样的背景之下,盖茨受欢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2019年底,针对村里产业薄弱的现状,石院村第一书记兼帮扶工作队长冯海军经过考察调研,决定用建设兰渝铁路时租用村里的弃渣场发展香菇和花椒种植。

革新的图形UI,重新设计的底层交互,正是这套系统真正成就了微软的霸业,XP 也成为目前寿命最长的操作系统。

“野生动物身上多含有病菌,容易因食用野生动物而引发公共卫生事件,今年的新冠病毒就是例证。”徐景坤表示,尽管中央明令禁止,但个别地方政府还存在违反规定在公务接待中使用野味情况发生,如2016年重庆大同镇政府镇长多次用野味进行公务接待,2017年宜春袁州区水务局公务接待和加班用餐时出现野生甲鱼、野猪肉和麂子肉等野生保护动物制作的菜肴等等,有的地方政府还在单据上用普通菜品名称来替代野生动物逃避监管。

为此,他建议,公务接待菜品以家常素菜为主,避免荤菜供应,既有利于身体健康,又可节约成本控制经费开支,还有利于保护野生动物。在本地传统文化基础上,积极探访民间菜品,对公务接待菜谱进行革新和改良,推出地方特色素食菜品,展示了地方风土人情。“可以选择一些地方先行试点,再视试行情况做改进,进一步推广。”他说。

90年代的最后一个春天,盖茨在深圳度过了“硕果累累”的半天,他吃到了地道的闽南美食“佛跳墙”,还与深圳市政府、中国电信、国家经贸委经济信息中心、中国人民银行等单位部门签署了各项合作备忘录。

这一年对于李彦宏来说也是难忘。百度迎来流量年,流量比上一年涨了7倍之多,跻身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

而互联网创业1.0时代已经势不可挡。1999年,马云飞到大洋彼岸的硅谷融资,被拒绝20多次,依然没有放弃;马化腾坐在深圳的简陋办公室里,假扮女用户陪网友聊天;在硅谷享受打工生涯“觉得种种花草也挺开心“的李彦宏,决定回国创业;刘强东也在中关村开设了一家“京东多媒体”的公司,主营光磁制品。

但当时微软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并不好。“微软中国在其全球销售中的份额不值一提”“微软中国的销售数字从来都是个秘密——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小。”

垄断之名不是盖茨在2007年时遭遇的最大挑战,更严峻的压力在那年埋下。苹果推出第一代iPhone,全球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浩大迁徙由此开启,后来,曾经在PC时代滋润生活的微软、英特尔、戴尔、联想都被推向了转型的战场。

新世纪伊始,在中国,还有一次重大外交活动吸引着他。

盖茨也想了解中国。首次访华行程中,他参观了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大学,组织了一场千人报告会,分享90年代计算机趋势。在与最高领导人的会面中,双方对即将开展的合作表达了信心,盖茨承诺,会尽力帮助中国发展软件工业。

腾讯的日子也没好到哪里去。2000年年末,QQ 注册用户已接近1亿,但马化腾找不到增加新服务器的钱,原来的投资方已经萌生退意,马化腾拿着腾讯股权四处化缘,一直碰壁,直到遇到南非的MIH,方才化解危机。

千禧年到来,人们在兴奋与恍然中迈入新世纪。

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布普惠金融税收优惠政策实施期限延长四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