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银行保本理财产品“清零”如何影响市场

10月27日,温州银行因存在虚增存款、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等四项违法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罚款145万元。这是自原行长吴华被“双开”后,温州银行收到的首份大额罚单。

据了解,原行长吴华曾任温州银行行长一职近10年之久,其任职期间,温州银行曾连续7年资产增长率超20%。在资产快速扩张之下隐患却不少。近年来,该行资产质量呈不断下滑趋势,此外还面临着“补血”难题。

2010—2020年温州银行不良贷款率变化趋势

据了解,加入温州银行之前,张汝龙曾担任浙商银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授信评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成都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目前温州银行行长一职仍旧空缺,在资产质量不断下滑之际,选任有风控经验的副行长张汝龙代任行长,是否有意对其内部进行肃清整顿、清理潜在风险?《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向温州银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2010—2020年温州银行总资产变化趋势

此次涉及房地产业相关业务再被罚,或也与温州银行的贷款结构有所关系。从贷款投向看,2017—2019年,温州银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分别为24.58%、25.92%和17.53%,虽然房地产业占比有所下降,但仍为贷款主要投放领域。2019年末,建筑业和房地产业分列贷款投向第一和第二位,合计占比37.57%。

2019年末温州银行前十大股东持股情况

“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业务集中度过高,将对其他行业信贷资源构成明显挤出效应,不利于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一般来说,商业银行主要通过控制房地产贷款额度总量与提升房地产商贷款准入门槛。一方面,商业银行根据监管相关要求,逐步压降、控制个人按揭贷款、房地产开发贷等房地产贷款额度;另一方面是,商业银行加大对房地产商信用状况要求,提升房地产企业贷款准入门槛,建立授信名单。”

与此同时,温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不见明显提升。截至2019年末,商业银行整体信贷资产拨备覆盖率为186%。而温州银行2018年、2019年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51.14%和153.62%,一度逼近监管“红线”。

2017—2019年商业银行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5%、11.03%和10.92%。同期温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相同,分别为8.81%、8.7%和8.53%。截至2020年9月末,该比率也仅提高到9.15%。

联合资信评级报告指出,由于2019年减少非标投资规模以及增加减值准备计提力度,温州银行盈利能力承压较大。具体指标来看,2017—2019年,温州银行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7.43%、3.8%和5.49%,2019年净资产收益率虽有所提高,但仍不及2017年水平。

集中度高房地产贷款再“踩坑”

定增“补血”行长一职空缺一年多

除了定增之外,温州银行内部也经历了重大人事变动。值得一提的是,去年8月,原行长吴华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8月26日,温州银行第六届董事会第四十次会议决议停止吴华行长职务,同时任命张汝龙副行长代为履行公司行长职责。

在此之前,温州银行经过两轮市场化改革,选聘正职领导人与高管人员。2017年12月,温州银行通过社会市场化选聘董事长、行长及监事长。2018年3月,温州银行再次采取市场化招聘,职位包括3名副行长和2名首席官。张汝龙正是通过这轮选聘加入温州银行,担任该行副行长一职。

温州银行原行长吴华自2010年4月起担任行长,在其任职期间,温州银行走上快速扩张的道路。

这不是温州银行第一次在房地产业务上“踩坑”。去年7月,温州银行因存在对主要股东、关联方授信集中度管理严重不审慎;对关联方融资业务管理不到位;对单一集团客户授信余额管理严重不审慎;为企业收购商业银行股权提供融资支持;虚增存贷款;以“明股实债”形式为房开企业提供用于缴纳土地款的融资支持等6项违法违规事实,被银保监会温州监管分局罚款330万元。

然而,前期资产加速扩张为温州银行带来不少隐患。2010年—2019年,温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整体呈上升趋势。截至2019年末,温州银行不良贷款率高至1.78%,较2010年提高了0.91个百分点。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温州银行资产质量持续承压。截至3月末,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87%。

从资产结构来看,在银行业监管倡导“回归本源”主旋律下,2019年温州银行贷款及垫款净额占资产总额的51.47%,较2017年增加17.16个百分点;同业及投资资产规模持续降低,2019年温州银行投资资产净额占比下降至30.62%。

为了缓解核心资本压力,温州银行计划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实现资本补充。10月22日,温州银行定增申请获证监会审核同意,预计拟募资不超过70亿元。而此番定增落地或许能够暂缓温州银行资金缺乏之渴。

10月27日,温州银行宁波分行因存在虚增存款、贷款“三查”不到位、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等四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宁波银保监局处罚款145万元,该分行被责令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

在房地产业贷款风险管控不断从严的情况下,如何消解房地产业贷款风险以及降低房地产贷款集中度,对温州银行来说仍需加以重视。《投资者网》就上述问题向温州银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上述评级报告提到,温州银行主要依赖利润留存补充资本,且底层资产主要为类信贷资产,对资本消耗较为明显。

据2019年年报显示,温州银行前十大股东行列中,第一、第二、第四以及第五名股东均属于房地产开发业。截至2019年末,温州银行全部关联方交易余额为 83.13亿元,关联度为 49.13%。重大关联交易余额78.59亿元,上述提及的四位股东合计重大关联交易有73.61亿元。

自2010年至2016年末,温州银行总资产年增长率均超过20%。不过,自2017年起,温州银行资产总额增速明显放缓,此后两年,资产增速继续下跌。相比2017年的总资产增幅11.31%,2018年、2019年总资产增长率分别为1.64%和1.18%。根据最新三季报显示,目前温州银行总资产规模突破2400亿元大关,约为2010年的4.7倍。

截至目前,温州银行行长一职仍空缺,副行长张汝龙代为履职已一年有余。在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的情况下,温州银行的肃清之路还要走多远?

部分银行保本理财产品“清零”如何影响市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