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市场最高点爱奇艺和它的说唱第四年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娱乐资本论,作者:金金金、郭吉安。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一路过关斩将,以164:137票战胜王齐鸣后,李佳隆从吴亦凡手里接过R!CH的金话筒,成为了《中国新说唱2020》年度冠军。

走入第四个年头的“说唱”IP,今年在数据上的表现依然出彩。自开播以来,截止收官,节目在骨朵、云合、猫眼、Vlinakge等各个综艺榜单数据登顶TOP1共60多次(周/期),全网共产生了1500+相关热搜。

经过了四年的不断摸索,“说唱”IP系列节目已经联动起包括内容制作及运营、线下活动、艺人经纪、IP衍生等一系列产业生态链条。这背后爱奇艺强大的平台资源整合能力、成熟的IP孵化能力和持久的运营、推动产业生态良性循环的决心,也对整个娱乐产业打造IP产业链提供了优质示范。

数据登顶、热梗狂欢,第四年的《中国新说唱2020》依然能打

当然,真正的RapStar不仅意味着专业的实力、前瞻的审美和更有态度的个人魅力,还需要具备更大的商业价值。这几样特质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在这场“哈圈春晚”上,屏幕前的观众与说唱圈的大神再次见证着一轮新旧交替,奇迹与遗憾在这个舞台上不断上演。

开场结束后吴亦凡也十分感慨:“我的青春都献给了中文说唱”。做了四年导师后,吴亦凡和潘玮柏希望能有更多的新人坐上他们的位置,“也许这真的就是最后一次发言,因为长江后浪推前浪,可能我和老潘就退休了。”

这样的步步破圈也在整个文娱产业掀起了一场巨大的说唱节目风暴。今年,芒果、B站均加入了说唱综艺的打造阵营。在爱奇艺敲开说唱大门的第四年,“说唱”IP的影响力迈入了新高点。“这是好事,说明说唱文化迎来了更广阔的天地。”在采访中,爱奇艺副总裁、《中国新说唱2020》总制片人车澈表示。

除此之外,“说唱”IP节目组也在今年敏锐地感知到,随着说唱文化踏入高点,想要继续向前走、破更大的圈,还有一个更大也更难的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人”。正是基于此,这一季的目标非常明确:发掘打造出真正的RapStar。

百年京张,变的是旅客体验,不变的是智慧创新。青龙桥附近的坡度特别大,火车怎么才能爬上这样的陡坡呢?詹天佑顺着山势设计出巧妙的“人”字形折返线,北上的列车到了南口就用两个火车头,一个在前边拉,一个在后边推,成为中国铁路史上的一个创举;而如今,集优越空气动力学性能和漂亮外观的智能动车组在350公里的时速下,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自动控制技术对列车全程运行进行控制,开出了一列列安全、节能、高效的自动驾驶列车,这在世界范围内尚属首次。

以“想要成为RapStar吗”的爆红为例,朴宰范一句带着口音的歌词魔性出圈,引发全明星玩梗,数万人模仿。到后来,连吴亦凡、GAI周延、潘玮柏、张靓颖四位节目厂牌主理人也加入模仿,最后还出现在了节目正片里。

观察《中国新说唱2020》的赞助合作品牌可以发现,除了服装饰品、酒水食品等常见的综艺赞助玩家,还拓展到了酒吧、文创、出行等更多元的品类与新兴品牌。

百年京张,变的是国家实力,不变的是拼搏斗志。百年前的中国积贫积弱,在外国人“能在南口以北修筑铁路的中国工程师还没有出世呢”的轻蔑嘲笑中,詹天佑亲自带着学生和工人,扛着标杆,背着经纬仪,在峭壁上定点、测绘;而如今,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高铁名片早已享誉世界,举世瞩目的2022世界冬奥会也将盛大举办。我们不断突破外国技术壁垒,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在京张高铁上运行的动车组上交叉运用,使京张高铁的设计、建设、运营过程,成为了一个融合现代最先进技术的集合体。

如果为华语说唱写一部简史,新说唱IP的诞生、发展与探索必定会是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写下这一笔的爱奇艺,依然在为构建说唱文化的良性生态而继续前行着。

犹记三年前,横空出世的《中国有嘻哈》燃爆了2017年的夏天,节目不仅将原本小众的华语说唱推向大众,制造全民freestyle的现象,同时也打造出了GAI周延、艾福杰尼、JonyJ等多名人气rapper,说唱不再是籍籍无名的“地下”状态,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这一音乐形态。

事实上,西丰县县长直播带货只是辽宁各地积极拥抱直播经济的一个缩影。面临新冠肺炎疫情考验,今年5月起,大连、营口、阜新、朝阳、铁岭等多个城市的主要官员化身“主播”,为当地农产品开拓销路,为决胜脱贫攻坚助力。截至7月1日,辽宁已有10余名市县长在各类直播平台带货,吸引全国近600万网友围观。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节目的线下拓展上也亮点频频。节目播出期间,爱奇艺在上海淮海TX授权了首个说唱主题CLUB WHYFRI,将在11月开放营业,并会定期邀请《中国新说唱2020》人气rapper进行舞台演出。十一期间,平台还打造了「Rapstar冠军·站」线下搞哈展空降北京五棵松华熙LIVE喷泉广场,把节目内容搬到线下让观众感受节目现场氛围。

除了奇观识别选手和歌曲的功能外,今年的节目播放界面右上角还出现了一个闪电图标,点击后手机会在节目歌曲演唱环节随旋律节奏振动闪烁——这是爱奇艺创新推出的“蹦迪模式”,黑科技的介入,能够给观众打通视觉、听觉、体感的多重感官体验,创造沉浸式综艺视听盛宴。

辽宁省正在推动知名电商平台和服务企业与贫困地区开展电商精准扶贫合作,鼓励在各类电商平台开设扶贫特产馆。

以上种种均在无形中增加了选手们的商业价值,说唱歌手们在线下的各种livehouse和音乐节舞台上成为常客,也具备了更多的代言合作和商务推广,这也将反哺说唱音乐人的创作,助推行业的良性发展。

这是中国说唱飞速发展的第四年,在这个热闹的夏天,《中国新说唱2020》,依然很能打。

从出圈到出海,说唱文化的广阔天地

数据之外,传播话题上同样“能打”,开播四年以来,大众已经习惯了“说唱”IP系列节目每年必有的“热词”贡献,今年从“想要成为RapStar吗”,到“rapper不能说对不起”,热梗的出圈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这个IP的持久生命力。

如今,我们的智能化高速铁路建设和发展在世界遥遥领先,我们的祖国日益繁荣昌盛。我们更应该胸怀创新意识和进取精神,更好的担当起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历史使命,在大变局与新时代的相互激荡中实现新作为。

今晚,《中国新说唱2020》收官之战,冠军再次花落吴亦凡战队,亚军和季军分别属于GAI周延厂牌的王齐鸣和张靓颖厂牌的GALI及潘玮柏厂牌的李大奔,潘玮柏厂牌的咖啡壶惜败四强。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例如在厂牌团战时,便增加了选手跟导师一起去《潮流合伙人》的单品仓库挑选演出服的环节,也借此引发了一场双向互动狂欢。这样的节目联动,不仅体现了爱奇艺强大的平台资源整合能力,也在综艺内容的商业化变现上为同行提供了一个良好范本。

找到商业与说唱的平衡点,探索说唱艺人更多元的商业变现手法,同样是四年来爱奇艺一直在研究的课题。从前几季节目走出的刘柏辛、艾福杰尼、福克斯等人身上,已经隐约能看到有商业价值的Rapper是如何带动娱乐风潮的,他们的音乐风格、潮流态度,可以带动新的娱乐风向。

从节目的热度、赛制、厂牌主理人、选手、科技、舞美到RapStar的打造等多个维度来看,《中国新说唱2020》找到了趣味性、专业性与价值性的平衡点,这种平衡让无论是社交话题、节目hit song还是选手本人,都收获到了更高的关注度,新说唱依然在引领着新潮流。

也正是在这一年的爱奇艺大会上,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表示:“爱奇艺的目标是坚持创新,敢于有计划的冒险,尝试看似‘小众’但可突破不同文化壁垒的内容。”

围绕《中国新说唱2020》的节目话题和衍生热梗,网络上掀起一阵“全民搞哈”,在全网创下超4亿互动量、50亿相关视频播放量,弹幕造梗节也在三天内斩获了72万弹幕量。

当然,娱乐性之外,爱奇艺“说唱”IP系列节目依然保持着高度的专业性,从选手类型与厂牌主理人身份的转换中,明显可以看出今年《中国新说唱2020》对rapper的要求在变高。随着概念的升级,R!Ch金项链也调整为无限量供应,说唱的未知与可能共存。

除了潮牌和潮鞋,“说唱”IP系列节目还带动了说唱消费、演出市场、服饰鞋帽等产业的火热,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将说唱作为与年轻用户沟通的桥梁。

而行至今年,说唱走入了成为大众向潮流文化的关键节点。最直观的感受便是,综艺节目的含rap率越来越高了:小娱盘点了2020上半年网综发现,rapper已经成为综艺节目中的常客,而这些艺人大部分来自爱奇艺的“说唱”IP系列节目,《我是唱作人2》中的TT、万妮达,《乐队的夏天2》跟超级斩乐队合作的嘿人李逵,《说唱听我的》中的主理人小鬼及艾热、法老等多个评委,此外《超新星全运会》也有非偶像派rapper艾福杰尼的身影。

开场cypher《嘻哈魂》集齐了前几季节目的三强选手,艾热、那吾克热、ICE、杨和苏、黄旭、大傻众神归位,台下也云集了无数熟面孔,这场“哈圈春晚”让老观众忍不住感叹,“夏天回来了”!

据辽宁省商务厅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辽宁19个省级贫困县和革命老区县共建立电商服务站点超过5800个,电商精准扶贫帮扶人数超过11万人,带动创业就业超过6万人。在疫情期间,辽宁省商务厅组织实施了网络营销滞销农产品专项行动,累计帮助销售滞销农产品超过2.5亿元人民币。(完)

于是,2018年的《中国新说唱》启动全球海选,不断扩大着说唱影响力,吴亦凡的“skr”成为现象级词汇,冠军艾热的微博粉丝暴涨80倍。去年的《中国新说唱》2019完成了产业化和规模化的升级,不仅为市场输送了大量00后新生代说唱歌手,还让宝石老舅的《野狼disco》再次走红,登上了象征最高国民度的春晚舞台。

打造商业闭环的新说唱,给行业带来了怎样的未来?

在前几季节目播出时,明星制作人们穿的潮牌服装、鞋子被炒上天价,“说唱”IP系列节目已然成为潮流文化的引领风向标。到了今年,节目组干脆直接在节目内设计了更多和说唱相关的潮流探索,担任起官方的潮流倡导者。

爱奇艺的期许正一步步变成现实,如果说《中国有嘻哈》是打开说唱或者小众音乐市场的试金石,那么《中国新说唱》的系列节目则一步步验证了说唱市场的潜力,也验证了在“突破文化壁垒后”,说唱可以走得更远。

显然,经过了三年的摸索,说唱文化的年轻化特质和“说唱”IP系列节目的独特趣味性已经具备了天然的造梗能力,无需刻意为之,便可以掀起大范围的话题传播。

近年来,西丰县脱贫工作连破“坚冰”。2018年省级贫困县摘帽,2019年年末全县120个贫困村全部销号。收官之战面临难啃的“硬骨头”,西丰县采取叠加举措,力推产业扶贫、行业扶贫、驻村和结对帮扶全覆盖。

这是爱奇艺“说唱”IP系列的第四年,市场也在悄然变化。相比四年前《中国有嘻哈》时说唱文化的“小众感”,今年的说唱俨然已经成为了大众向的潮流文化。各式综艺内、线下演出里,说唱元素在无数观众和歌迷的视线中,跃升至了最高点。而平台端,芒果、B站也在今年相继加入战局。

2020年,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因白人警察暴力执法惨死而引发的抗议和骚乱蔓延到全美上百个城市,“Black Lives Matter”成为凝聚民众的口号之一,引发了全美一场声势浩大的“Black Lives Matter”运动。

出圈神曲上也是如此。《药水歌》、《经济舱》等节目中的热歌频频登上网易云热歌榜。选手阿giao参加节目的作品歌词中,一句“画画的baby”一夜爆火,登上抖音热门挑战榜 TOP 1,出现“人传人”现象后,连宠物版本也登上了抖音热搜。

一百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公布了他的《实业计划》,憧憬能实现“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的大国盛景。而今年,我们印发了《新时代交通强国铁路先行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中国铁路2035年、2050年的发展目标和主要任务。跨越百年的两部规划交相辉映,共同见证了中国铁路由弱到强,从追赶到超越的巨变。

正如在国内风靡的欧美说唱明星一般,完成文化输出,打造国际RapStar成为本季的重点。在爱奇艺海外版内,《中国新说唱2020》完成了全球同步播出,并提供中文、英语、印尼语、马来语、泰语、越南语、西班牙语、韩语、阿拉伯语九种字幕,带着国风和中国特色的中文说唱一步步走向世界,中文说唱产业在努力完成国际化的“破圈”。

据范磊介绍,公元1619年,清太祖努尔哈赤将西丰封为皇家围场,封禁围猎近300年。康熙、雍正、乾隆等多位皇帝都曾到这里狩猎。光绪21年,西丰开始人工繁育梅花鹿,每年向朝廷贡奉梅花鹿,被清廷赐为“皇家鹿苑”。

同时,说唱歌曲的普及度也在不断走高,《大碗宽面》、《野狼Disco》、《飘向北方》、《星球坠落》、《经济舱》等歌曲均成为大众传唱的爆款音乐。无论是《青春有你2》中的李熙凝、秦牛正威等,还是《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张雨绮、王丽坤等人,都尝试起了rap,也给大众留下许多印象深刻的舞台。

站在市场最高点爱奇艺和它的说唱第四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