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评论员齐心协力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光明日报评论员: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费,阶段性减半征收单位缴纳的职工医疗保险费,阶段性缓缴住房公积金……2月2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五部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了为应对疫情冲击,帮助企业缓解经营困难的政策举措。危急时刻,这些饱含暖意的政策代表了一种对企业和职工的关怀,一种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决心。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常战“疫”,也是一次对企业的重大考验。疫情爆发于年终岁尾,正是交通、餐饮、零售、旅游等许多行业一年中的经营旺季,各行各业都感到巨大冲击和压力。受疫情影响,今年节后春运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发送旅客人数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4.7%。一家大型连锁餐饮集团公司负责人曾指出,如果疫情短期内得不到有效控制,企业账面上现金只能支撑3个月。连大型连锁企业都如此紧张,中小微企业的经营压力更是可想而知。

“没有一个冬天是不可逾越的,没有一个春天是不会到来的。”疫情当前没有旁观者,所有人都命运都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纾企业之困,解燃眉之急,齐心协力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同时也是帮助我们的社会及早恢复正常运转,帮助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及早恢复正常生活。凝聚众志成城战疫情的强大力量,我们就一定能够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双胜利”。

3月11日,海南高院依法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黄鸿发等82人以一审判决认定部分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

企业是经济的基本细胞,企业兴则经济兴,企业困则经济衰,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既是因疫情陷入经营困境的企业的迫切要求,也是经济社会长远健康发展的客观需要。为尽最大可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一方面要减轻企业各项负担,加紧为企业“止血”。针对企业上半年经营压力较大的现实困难,要及时有效出台阶段性减免和降低企业社保费率政策,在确保各项基金收支中长期平衡前提条件下降低企业负担。据初步估算,仅养老、失业、工伤保险费三项企业就可受益5000亿元以上,比去年较大幅度降低社保费率综合方案所减免的4000多亿元力度还要大。

据介绍,海南高院在该案二审判决中,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其中,“黑老大”黄鸿发被判处死刑。该案是海南建省以来涉案人数最多、牵扯范围最广、出动警力最多、抓捕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

3月11日上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就海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该省唯一由中央政法委、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涉黑案件——海南昌江黄鸿发等涉黑案及其“保护伞”案二审情况进行通报。

20世纪80年代开始,以黄应祥为首的黄氏家族恶势力团伙,通过在昌江县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逐渐树立了强势地位,并不断发展壮大。1995年,为打击在昌江开设赌场的竞争对手,黄鸿发组织人员实施了故意伤害姜某某致其重伤的恶性犯罪案件。此案标志着以黄应祥、黄鸿发、黄鸿金、黄鸿明为组织者、领导者,以黄氏家族宗亲势力为纽带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形成。

1月13日上午,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黄鸿发涉黑案及其“保护伞”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黄鸿发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16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黄鸿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等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限制减刑;被告人黄应祥、黄鸿金等187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1年不等。

另一方面,要按照分区分级原则有序推进各类企业复产复工,尽快恢复企业“造血”功能。“一刀切”“一关了之”的疫情防控对企业造成巨大伤害,必将难以持续,只有坚持“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经济社会发展”,才能让社会生产生活秩序逐步恢复,企业压力得到根本性缓解和释放。日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已出台《关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分区分级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按照低风险地区、中风险地区、高风险地区分区分级防控,尽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江浙沪一些地区甚至不惜拿出财政资金,补贴企业开大巴去外地接员工,彰显了切实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的担当和勇略。

昌江县县委原常委、公安局原局长麦宏章,昌江县原副县长周开东等7名“保护伞”,因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至2年半不等。

《法制日报》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还了解到,截至目前,全省法院一审受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55件682人,审结35件481人;一审受理恶势力犯罪案件274件1431人,审结187件877人。二审受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16件432人,审结16432人;二审受理恶势力犯罪案件82件467人,审结64件380人,审结“保护伞”案件16件33人。在审结案件中,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847人,重刑率39.03%。

为寻求非法保护,该涉黑组织以非法收益拉拢、腐蚀政府职能部门及政法机关领导干部充当“保护伞”,甚至还实施“买官”等活动,在党政机关中安插亲信、扶植代理人。昌江县委原常委、公安局原局长麦宏章,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等领导干部均被其腐蚀堕化,帮助该涉黑组织逃避侦查打击,导致该涉黑团伙在昌江地区大肆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长期未被打击处理,严重干扰、破坏了昌江地区人民群众正常的生产、经营、生活秩序,破坏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的公信力。

该涉黑组织通过开设赌场、非法采矿、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并以此成立若干经济实体,利用在当地的强势地位“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牟取非法利益达20多亿元。

截至案发时,该组织共实施违法犯罪活动58起,其中刑事犯罪53起,共触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16项罪名,共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13人轻伤、5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非法获利达20多亿元。

光明日报评论员齐心协力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