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延庆冬奥村容颜初展

延庆冬奥村容颜初展(走向冬奥)

延庆冬奥村位于小海陀山脚下,半开放式的建筑庭院依山而建,展现出北京四合院的文化特色,并融入周围美丽的风景之中。按计划,延庆冬奥村将在今年年底完工,并于2021年8月达到赛事接待条件。延庆冬奥村突出“以运动员为中心”的设计理念,为运动员提供安全舒适的环境。

       令人信服的结果显示,那些基线冷漠水平较高,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冷漠程度增加的受试者患痴呆症的风险显著增高。有趣的是,即使当一个受试者的抑郁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研究结果却显示抑郁和痴呆之间没有类似的相关性。

为了打造中式山村庭院特色,同时最大程度保护周边自然环境,延庆冬奥村在设计施工过程中,将原生树木作为最主要的景观保留了下来。对无法原地保留的树木,建设者将其近地移植或者迁到专用地块进行保护,施工结束后,部分树木将被迁回。施工过程中挖出来的碎石也被充分利用,制作成别具一格的“石笼墙”,与门廊的原木色门窗遥相呼应。

       冷漠和抑郁常常交织在一起,但它们是不同的神经精神状态。冷漠的特点是目标导向行为的减少和动机障碍。国王学院医院(King’s College Hospital)的研究护士卢卡·迪桑托(Luca Di Santo)在2019年的一篇期刊文章中澄清了这一区别,认为误诊这两种情况可能会导致负面治疗结果。

        但是,关于抑郁症和痴呆症之间的联系是否因果关系仍存在争议。这项新的研究表明,在许多临床研究中,对冷漠和抑郁之间的区别的模糊可能会支持辩论和有关该主题的不一致数据。然而,对于抑郁症和痴呆症之间的联系是否是因果关系仍存在争议。这项新的研究表明,在许多临床研究中,冷漠和抑郁之间的区别变得模糊,这可能是这一论战和不一致数据的基础。

       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写道:“这意味着冷漠本身并不是痴呆症的危险因素,而是白质网络受损的早期症状。”事实上,最近的理论研究表明,某些冷漠的症状是明确的认知缺陷的同义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冷漠可能会在早期表现为对奖励刺激的注意力减少,然后在后期表现为无法学习或记忆奖励行为

       泰伊说:“对冷漠的持续监测可以用来评估痴呆风险的变化,并为诊断提供信息。被鉴定为高度冷漠,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冷漠的人,可以被送去进行更详细的临床检查,或被推荐接受治疗。”

据刘利锋介绍,延庆冬奥村以“组团”形式散落在山林间,共有6个居住组团和1个公共组团,总建筑面积约11.8万平方米。居住组团主要为居住功能,届时可为运动员及随队官员提供约1430个床位。公共组团主要为综合服务功能,将为运动员提供比赛装备保养、餐饮、休闲等服务。

       这项研究的随访数据只持续了五年,因此需要更多的纵向数据来更好地确定冷漠与痴呆之间的联系。然而,Tay确实指出,越来越冷漠可能是鉴别老年痴呆早期的一个有用的方法。

据北京冬奥组委延庆运行中心副主任林晋文介绍,延庆赛区两个非竞赛场馆延庆冬奥村及山地新闻中心已基本完成主体结构施工,两个竞赛场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累计完成总工程量的91%,国家雪车雪橇中心累计完成总工程量的89%,“年底前四大场馆将全部完工,交通、通信等配套设施也将同步完成。”

节能环保,将绿色理念落实到每个环节

2022年北京冬奥会将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提供怎样的居住环境?8月20日,延庆冬奥村1号组团的33间样板房作为样板段亮相,其中包括17间运动员样板间、13间无障碍样板间以及3间服务用房。记者第一时间进行了探访。

供暖、用水、用电……延庆冬奥村的每个设计都渗透着巧思。由于位于燕山山脉,冬奥村供暖需求较大,建筑采用了电锅炉加水蓄热的供暖方式,白天利用夜间热水储蓄的热能供暖。经过测算,延庆冬奥村的节能率将达到60%左右。

注重细节,为运动员提供安全舒适环境

       迪桑托写道:“很容易将冷漠视为懒惰和抑郁之间的分界线,并将其视为同一连续性的一部分。值得考虑的是,抑郁症可能会引起情感淡漠,但并非所有抑郁症患者都是精神萎靡的,也不是所有情感淡漠的患者都是抑郁的”。迪桑托写道:“我们很容易把冷漠看作懒惰和抑郁之间的界线,把它们看作是同一连续性的一部分。值得考虑的是,抑郁可能导致冷漠,但并非所有抑郁患者都是冷漠的,也并非所有的冷漠患者都抑郁。”

延庆冬奥村还专门设计建造了地下暖廊,各代表团运动员、教练员无需身穿厚外套就可以在各个组团之间完成就餐、健身、文化交流、器械保养等活动。

冬奥村内部采用了奥运五环的颜色作为主色调。各组团之间的暖廊采用五环中的黑灰色,暖廊的地面使用五环中其他4色蓝、黄、红、绿色的融合色,以区分层次实现视觉美感,同时营造出浓浓的奥运气息。

为了方便运动员训练、参赛,延庆赛区核心区设计建立了便利的交通体系,确保运动员在30分钟内可以到达赛区内的任意一个场馆。据北京北控京奥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夏魏介绍,延庆赛区内共有7条内部道路,总长约14公里。距离冬奥村较远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内共设计了9条索道,形成了5个换乘站,“如果运动员从延庆冬奥村出发,要去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高山滑雪速降项目出发区,可以从海拔900米的冬奥村西侧主缆车站出发,乘坐索道到达海拔2198米的山顶出发区。索道在满负荷运营的情况下,30分钟左右即可到达。参加雪车雪橇比赛的运动员,乘坐摆渡车只用约5分钟就可以到达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夏魏说。

        研究人员证实了冷漠是认知功能衰退的早期征兆这一假设,参考最近的核磁共振研究发现,SVD会损害与动机和健康认知功能相关的特定白质网络。这表明随着SVD的进展,痴呆前期神经退行性变的早期阶段可以表现为冷漠行为。

刘利锋表示,冬奥村作为运动员集中生活居住的区域,其设计、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秉承‘以运动员为中心’和绿色办奥理念,我们有信心在赛时为运动员提供一流的生活居住服务,同时将延庆冬奥村建设成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及绿色发展的窗口。”

为了给运动员提供安全、舒适的休憩环境,延庆冬奥村突出“以运动员为中心”的设计理念,诸多细节体现了东道主的满满诚意。

        这意味着冷漠本身并不是痴呆症的危险因素,而是白质网络受损的早期症状。

延庆冬奥村还是一座“海绵型山村”。通过建设下凹式绿地、渗透沟和雨水调蓄池等,冬奥村可以实现雨水的全部回收利用。赛时村内产生的生活污水,也将全部进行净化处理实现再利用。

据北京市重大项目办延庆场馆建设处处长刘利锋介绍,延庆冬奥村按照计划将在今年年底完工,于2021年8月达到赛事接待条件。延庆冬奥村是按照中国北方山村文化特色设计的运动员村,突出中国文化特色和生态底色,也突出“以运动员为中心”的设计理念。赛后,延庆冬奥村将作为休闲度假酒店向社会开放。

        关于晚年抑郁症和痴呆症之间的联系,有很多相互矛盾的研究,”该研究的主要作者,Jonathan Tay说。“我们的研究表明,这部分可能是由于临床上常见的抑郁量表没有区分抑郁和冷漠。

节能、环保理念,体现在延庆冬奥村建设的方方面面。据北京国家高山滑雪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世革介绍,冬奥村全部按照国家绿色建筑三星级标准设计,建成了超低能耗建筑。超低能耗建筑,是指通过合理的朝向、保温隔热以及节能散热系统、自然通风等,让房屋内达到舒适的温度和湿度要求,在降低能源消耗的同时,提升居住体验。

房间的功能设计,从运动员的需求着眼。房间内,装配了国际化插座与电话接口,保证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都能够正常使用。房间配置了奥林匹克网络电话接口与电视接口,还与奥林匹克转播中心联通,方便运动员随时观看比赛,实时掌握赛场信息。

      为了研究冷漠和抑郁之间的特殊区别,以及它们与痴呆症的关系,研究人员观察了两个患有脑小血管疾病(SVD)的独立队列,总共450多人。SVD是一种常见的与年龄相关的疾病,它是血管性痴呆的主要病因,因此,对SVD患者在痴呆发展之前的几年进行跟踪研究,可以很好地了解认知能力下降的早期临床前迹象。

突出特色,采用“山村”式建筑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延庆冬奥村创新性地将遗址保护融入规划建设,将晚清时期的一处村落遗址小庄科村作为人文景观保留并展示出来,成为延庆冬奥村广场的组成部分,也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国古村居文化的窗口。

来自张家口的风电、光伏电能等绿色清洁电能已经进入延庆赛区。按照规划,北京冬奥会将成为奥运历史上第一届100%使用绿色清洁电能的奥运会,延庆赛区也将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重要贡献。

延庆冬奥村位于小海陀山脚下,毗邻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和山地新闻中心。冬奥村采用低层、高密度的“山村”式建筑布局。半开放式的建筑庭院依山而建,既展现出北京四合院的文化特色,不破山型、不夺山景,融入周围美丽的风景之中。

北京延庆冬奥村容颜初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