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年人更好享受旅游生活

希望相关部门和旅游企业不断提升旅游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完善基础设施,严格市场执法,帮助老年游客顺利实现出游愿望

入冬以来,天气渐冷,旅游市场发生明显变化,南方一些气候温暖、特色鲜明的城市和景点受到广大游客青睐。其中,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将出游目的地锚定南方。数据显示,目前携程、去哪儿网、中青旅遨游网等旅游平台订单量已恢复到去年同期的八成,老年游客成为重要的出游人群。

在追逐“诗和远方”的同时享受品质生活,是许多老年人的愿望。希望相关部门和旅游企业不断提升旅游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完善基础设施,严格市场执法,帮助老年游客顺利实现出游愿望,在享受自然山水、感受人文景观的过程中不断提升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走进黄文杰办公室,桌上摆放的两本剪贴本引人注目,里面密密麻麻贴满各种病例的诊断标准。把杂志上最新的病例要点和诊断标准及时摘抄记录,这一习惯,黄文杰已经坚持了23年。

2月2日,黄文杰跟随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进驻火神山医院后,黄文杰所在团队既要接收患者,又要完善病区设施。利用此前呼吸系统疾病研究治疗经验,他带领团队分析和研判病例、对患者精准施救,提高治愈率。

“患者的情况我很了解,不可能有这么高比例的核酸阳性。”黄文杰查看检验科记录并调取监控,发现是采样过程中,工作人员掰断棉签时,手套沾染病毒并污染后续标本,通过更正采样流程,再次检测时,只有一个阳性。

戴着眼镜、头发花白、面容和蔼是黄文杰给许多人的第一印象。然而,真正熟悉他的人却说:“黄文杰的血管里奔涌着‘战士’的血液。”

“离患者更近一些,掌握病情就更详细一些,治疗起来就更有针对性。”抗疫期间,黄文杰与患者交流和为其检查后,确保制定出科学的救治方案。

黄文杰“爱钻研”不仅表现在勤奋,更体现在善于捕捉细节上。同样的患者、同样的“片子”,他总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症状。为此,同事们都称他为“医学侦探”。

“老师赠予的便签纸,是我从医路上的宝贝。”呼吸内科主治医师李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里面全是黄文杰这些年摘抄的专业知识。渐渐地,李理成长为科室主力,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留守医院的李理牵头组建了发热门诊。

继2003年走上抗击“非典”的战场,17年后,这位战斗58岁的战“疫”老兵再次披挂上阵,请战武汉火神山医院。

但也要看到,现在市场上专门针对老年游客的旅游产品还不够丰富,商业模式比较单一,旅行过程中针对老年游客的便利乘车、优惠门票等政策措施还不能很好地落实到位。一些针对中老年游客的“低价团”等欺诈事件还时有发生。如何摸准老年游客的需求脉搏,让老年人更好享受旅游生活,仍有不少问题亟待解决。

“要做看病的人里最会看片的,看片的人里最会看病的。”每次遇到典型病例,黄文杰总要把影像资料收集起来,有事没事拿出来研究。

但岁月不饶人,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高强度的工作、厚重的防护服,还是让黄文杰时常感到胸闷气短。

“在没有现成经验可遵循时,就是要坚持病毒性肺炎处理的根本治疗原则。”在火神山医院治疗期间,黄文杰认为,在特效药出现前,医生首要之责就是对症处理,保持患者脏器官功能的正常运转,让患者通过自身免疫力来清除病毒。

“我有2003年抗击非典的经验,也许能派上用场。虽然年纪大一点,但精神体力没有问题,作为军人,没有理由不上战场。”

总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症状

威廉姆斯指出,“我们工作人员感染的主要原因是社区传播,这影响了(机构)照顾病人的能力。”她还表示,在该机构于中西部地区的所有医疗设施中,约1500名员工停工,他们或感染了新冠病毒,或要照顾感染病毒的家人,或因潜在接触病毒后被隔离。

一次,由于口罩和护目镜勒得过紧,加上患有鼻炎,黄文杰明显感到呼吸不畅,没走两步就气喘吁吁,讲一句连贯的话都显得费劲。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年近花甲之年的黄文杰再次请缨。

她称:“我们真的没发现,(新冠)患者将病毒传染给工作人员;我们在社区中发现这种(传染)情况更多。”她称,医务工作者在工作期间会被暴露于病毒中的情况,可能发生在他们摘下口罩吃饭的时候。

在和病人交谈中,他实在闷得难受,差点晕倒,赶忙往门口走,打开房门,一边扶墙一边大口大口地吸气,这才稍微感到舒坦。

在火神山医院抗疫期间,由于科室成员来自不同单位,横跨不同专业,黄文杰经常利用查房机会,对科室年轻医生进行面对面教学。等到完成任务进行隔离疗养时,他还整理好教学材料及病患资料,通过邮件分享给大家。

17日当天,梅奥诊所医学中心临床实践负责人艾米·威廉姆斯表示,过去两周,905名员工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这一数据约占疫情开始以来统计的病例总数的三分之一。她称,在该机构医务工作者确诊案例中,约93%的人是在工作之外接触了新冠病毒。

现在,我国旅游消费正由观光型向休闲型转变,对老年游客来说同样如此。出门在外,他们越来越关注深度体验和品质感受,注重旅游的休闲、保健、康复等附加功能。这就需要旅游企业多动脑筋,精心设计,周密组织。比如,在老年旅游产品结构上,主动增加休闲旅游、疗养康复等复合型产品。在旅游项目方面,要针对年龄进行细分,对高龄老人可适当减少娱乐项目,让其不需要耗费太多体力就能轻松舒适地完成旅行。此外,老年人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较弱,安全保障必不可少。旅游团和旅游景区应当完善应急预案、配备急救人员,做到防患于未然。

“30名患者里有22名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在火神山医院抗疫期间,护士报告的核酸检测结果引起了黄文杰的注意。

例如,一名患者反复发烧,辗转求医未能找出病因,黄文杰却能通过对比化验单将其确诊为淋巴瘤;一个孩子游泳后呼吸困难,久治不愈,黄文杰通过几个小时的详细问诊,从小孩游泳发生呛咳的细节中找到答案。

“医者也是师者,传道也是救人。”黄文杰把知识与医德的传承当成自己的责任,培养了一批出色的医生,这位专注治病救人的老军医对此感到欣慰。(完)

他是南部战区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黄文杰,从1995年起,开始专攻肺部感染性疾病诊治,行医近四十载,他逐渐成长为军队呼吸内科行业专家。

老年游客往往有个特点,即大多选择错峰出行。这不仅可以避免高峰期人多拥挤,也可对旅游经营的淡旺季调节起到平衡作用,对发展旅游经济很有意义。旅游企业在设计老年人旅游产品时,不能一味地压缩成本,牺牲出行体验和旅游品质,而应根据老年人特点,推出更具特色的项目,在路线安排、行车住宿等方面体现更多人文关怀。同时,引导老年游客树立正确的消费理念和生活方式,主动抵制不合理消费。对于价格欺诈、强迫购物、擅自改变行程等侵害老年游客权益的行为,有关部门要加强市场监管,及时予以查处。

我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已超2.5亿人,占总人口的比重超过18%。根据国家老龄办和艾媒咨询发布的调查数据,2016年至今,我国中老年游客旅游消费年均增速达23%,预计2021年将超7000亿元。退休后,老年人拥有大量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多老年人把旅游当作度过这些时间的最好选择之一。同时,疫情防控期间,老年人旅游市场也出现一些新变化,定制团、小团游、拼团游等个性化旅游需求越来越旺盛,老年人旅游消费迎来新一轮升级。

让老年人更好享受旅游生活
Scroll to top